时间的囚徒

《时间的囚徒》

第106篇

上一章 简介 下一页

时缄微微向后仰身避开一点,神色依然一片淡然,只是淡灰色的眸子里闪过了瞬间的波澜:“陛下这是做什么?”

颜脱又凑近了一些,贴着他的耳朵低声道:“那天晚上,国师大人舒服么?可有享受到?”

时缄僵在远处没有说话,喉咙动了动,一双望向年轻帝王的眼睛却晦暗不明。

颜脱稍稍拉开两人的距离,少少抿了一口酒,随即揽住时缄的脖子直接哺了过去……

唇齿jiāo缠之间,他被反过来压在低矮的桌案之上,青玉雕成的酒壶倾倒在桌面上,琥珀色的酒液全部倾洒在他单薄的外袍之上,瞬间浸湿了一大片衣襟……

但这事才发生不久,总要有一个消化适应期,一味地穷追猛打也并非好的策略。况且那一晚过后颜脱自己也需要休息恢复一下,所以他三天没再去找时缄。后来他有心去找,但又因为忙着处理西边旱灾的事没能成行,再腾出空时距离那天晚上已经过去十天了。

他这次更放肆,命人温了两壶酒,提着直接去了神庙。神庙其他的人当然不敢拦他,于是颜脱就畅通无阻地提着酒进了神庙内时缄所住的院子,趁着主人不在坐在屋中自饮自酌了起来。

时缄得到消息后才匆匆赶回来,在看到坐在桌案旁的年轻帝王后身体有片刻不自然的僵直,随即走到颜脱身边轻轻蹙眉道:“陛下,神庙之中不许饮酒。”除了祭祀的时候,酒和荤食都是不许带进神庙里的,更遑论说在神庙中直接饮酒。

颜脱摆摆手示意他坐下,然后倾身过去正对着时缄的脸轻轻笑道:“国师也必须终身禁欲,不可有情欲之欢……时缄大人,你做到了吗?”他最后一句话说得又轻又柔,恍若情人间的低喃,人也不规矩地紧贴了上去。

明明一切都是他主动引诱设计,却偏又拿出这件事作为对对方的构陷攻击。

当天晚上皇帝陛下没能回宫。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第106篇 (第1/3页)

一秒记住【】或手机输入:wap. 求书、报错请附上:【书名+作者】

然而第二天他醒来之后时缄却已经不在了,他询问当天当值的近侍,近侍说国师大人天一亮就离开了。

颜脱先是失落,随即又反应过来,他召时缄过来的时候不过刚刚入夜,时缄却到天亮才离开,说明对方留在这里的时间并不算短……而且喝醉了、中药了的人都是他,时缄在一旁看着,终究没有放任不管,说明可能时缄为履行国师的责任,确实在帮他;可是这么长的时间,只能说明对方多多少少也该有些动欲了。

颜脱独自回到宫殿中坐着,坐着坐着,忍不住勾出了一个笑容。他的国师,也并不是铁板一块,毫无缝隙啊。

阅读时间的囚徒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(www.22pq.com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