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宝

《喜宝》

第14章完结

上一章 简介 下一页

律师苦笑,“那意思是,“姜小姐,钱已经多得你永远花不完,除非是第三次大战爆发,或是你拿着座堡垒去押大小,否则很难花得了,你甚至花不完每天发出来的利息。”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我常常听见勖存姿的咳嗽声,仿佛他已经跟着我来了。我心底黯然知道,我一辈子离不了他,他这个人在我心中生根落地,我整个人是他塑造的,我的生命中再也没有人比他重要,他的出现改变我的一辈子。

我请了律师来商量,把我的财产总数算一算,律师说了个数字。

我一惊,“那是什么意思?是多少?”

“是九个数目字,八个零。”

“八个零?”我问,“那是多少?”

我坐在椅子上,聪恕在我右边。他竟没有看到聪恕痊愈,我悲从中来,做人到底有什么意思,说去便去。

律师念着归我名下的财产,一连串读下去,各式各样的股份,基金、房产。……勖存姿说得对,他一死我便是最有钱的女人。毫无疑问。但我此刻只希望他活着爱我陪我。

自小到大我只知道钱的好处。我忘记计算一样。我忘了我也是一个人,我也有感情。

我怎么可以忘记算这一样。

此刻我只希望勖存姿会活转来看一看聪恕。像勖存姿这样的人,为什么死亡也不过一声呜咽。我万念俱灰,我不要这一大堆金银珠宝现钞股票,我什么也不要。

我有什么选择?我毕竟在这个城市长大,这里的千奇百怪我都接受习惯,我不愿搬到外国去居住。

“你搬一层房子吧。”勖太太说,“这里对你心理有影响,而且也太简陋。我与聪恕也想搬家。”

“搬家?”我又反问。

“叫装修公司来设计不就行了?”她说,“很简单的。”

是,我一定要搬,因为从今天开始,我是姜喜宝,我又得从头开始,做回我自己,我不想一直活在勖存姿的影子里,我要坚强地活下去。我搬了家,仍住在山上,离勖夫人与聪恕不远。辛普森跟着我,另外又用两个司机,两个女佣人。

“已到殓房去了。”我说,“他们把他扛走的。”

“你有没有人陪?”她问。

“有,我管家在。”我答。

“好的,你留在家中别动,”她的声音在这一刻是这么温柔中听,镇静肯定,“我与医生尽快赶到。”

“叫勖太太也来,我想我们在一起比较好。”我说。

勖夫人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来,“喜宝,你还打算在香港吗?”她问我。

“什么?”我转过头去。“对不起,我没听见。”

“你还打算住香港?”她问。

我茫然。不住香港又跑到什么地方去?五年前我什么都有,就欠东风,如今有足够的金钱来唤风使雨,却一点儿兴致也无。我点点头,“是,我仍住香港。”

勖夫人也点点头,“也好,”她说,“大家有个照顾。”

勖夫人闻言进来,“喜宝。”

“勖太太。”我与她抱头痛哭。

“你看开点,喜宝,他待你是不差的,遗产分了五份,我一份你一份,聪恕聪慧,还有聪憩的子女也有一份。喜宝,他年纪已大了……”

生老病死原是最普通的事。数亿数万年来,人们的感觉早已麻木,胡乱哭一场,草草了事,过后也忘得一干二净,做人不过那么一回事,既然如此,为什么我心如刀割?

“你跟勖先生一场,”勖夫人说下去,“他早去倒好,不然误了你一生。来,听听律师说些什么。”

然后有人接过电话来听,“喂?喂?”

“勖先生去世了。”我重复着。

“我姓周,姜小姐,你别慌乱,我马上过来帮你。”

“聪恕呢?”我问,“聪恕能够抵挡这个坏消息吗?”

“你放心,这边我有医生帮忙,能够料理。勖先生遗体在什么地方?”周小姐问。

我想说话,被她止住。

“勖太太她们都在外面,勖少爷也来了,还有一位周小姐,律师等你读遗嘱。”她告诉我。

“谁把律师叫来的?”我虚弱地问。

“是勖先生自己的意思,他吩咐一去世便要叫律师的。”

我挣扎起来,“我要出去。”

“好。”她说,“请唤你管家来听电话。”

我把话筒递给辛普森,自己走到床边坐下。

我才离开一小时。一小时,他就去了,没个送终的人。他的能力,他的思想,一切都逝去。他也逃不过这一关。没有人逃得过这一关。

辛普森听完电话走过我这边,我站起来,她扶住我,我狂叫一声“勖先生”,眼前发黑,双腿失去力气,整个人一软,昏了过去。

醒来的时候只有辛普森在身边,她用冷毛巾抹着我的脸。我再闭上眼睛,但却又不想哭出声来,眼泪默默流出来。

第14章完结 (第1/3页)

我呆着。

“喜宝?喜主?”勖夫人不耐烦,“你怎么了?”

“勖太太,勖先生刚刚去世,我回来的时候他刚刚去。”我木然地说。

轮到那边一片静寂。

阅读喜宝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(www.22pq.com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