破云

《破云》

Chapter 18

上一章 简介 下一页

江停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,他说:“他们有一张非常完善的、难以测量边缘的犯罪网,比你想象得更强大,也更缜密……”

“因为那袋毒`品?”他的叙述被严峫打断了。

“……”

“那袋毒`品不同寻常,你认出了其中的线索,是不是?”

不等江停开口,严峫站起身,几乎紧贴在了他面前:“那种毒`品跟卖给冯宇光的假阿德拉是同一种东西,所以你才想藏匿它,对吧?”

“如果你是被害人,你会因为凶手被黑吃黑而感到快慰吗?!”严峫断然喝道:“我们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,不仅是为了告慰被害人家属,更多是预先震慑更多更严重的犯罪!如果就像你说的他们有一整张贩毒网,未来还有多少冯宇光会被害?我们警察还要在认尸现场接待多少个悲痛欲绝的冯家父母?!”

严峫低沉的尾音震得人发蒙,似乎连墙壁砖石的缝隙都一齐隐秘地震颤了起来。

但江停却连眉梢都没抬,淡淡道:“没必要,警察也不过是一份职业罢了,如果你死了,你父母也是一样的悲痛欲绝。”

江停是那种从五官面相,到气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严峫略一思忖,说:“真的很难看清,不过身高不低,体型应该中等,跑起来速度非常快。”

江停颔首不语,半晌突然说:“这个案子不能再查下去了。”

他的声音很轻但很坚决,严峫早过了一言不合掀桌走人的年纪,但此刻脸色还是变了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胡伟胜那边你查不出参与制毒的直接证据,在拿不到口供的情况下,暂时不予羁押,或以贩卖假药为方向继续调查是最好的做法。这件事危险的地方在于,胡伟胜的做法不仅触犯法律,也触怒了贩毒集团,真正凶残的犯罪者已经参与了进来,警方深入侦查会遭到难以预测的危险。”

严峫直直看着江停的眼睛,许久才开了口,声音轻而危险:“为什么,因为畏惧犯罪分子?”

“冯家只有这一个独子,他父亲做生意,母亲很早就全职在家照顾他。冯宇光很孝顺,虽然有时贪玩,但每逢过年过节、父母生日,都不会忘记打电话和寄礼物回家,是邻里亲戚间有名的有出息的孩子,也是父母唯一的寄托和骄傲。”

“每一个被害人都曾经是父母的寄托和骄傲,”江停回答道。

“他母亲今年快六十了,受不了这刺激,看到尸体就晕过去了。父亲一直在市局会议室里嚎啕大哭,拿头撞桌子,几个法医都拉不住。他们的年纪已经不能再要二胎来聊当苍白的安慰了,余生都将活在历久弥新的痛苦和绝望里,日复一日,看不到尽头。”

“江停。”严峫叫了声他的名字,缓缓道:“那个痛苦挣扎死在冰柜里的学生曾是个活生生的人,有父母亲戚,同学朋友,对你来说他只是案卷上简单利落的‘被害人’三个字,对更多的人来说他是他们的整个世界。如果犯罪者不伏法,他会被冠以吸毒者的流言缠身而不得安息,如果我们警察不为他洗清冤屈,谁还能为他鸣冤报仇?”

“——为什么不能报仇?”江停反问:“对方动用了专业杀手来清理善后,你以为他们会放过把新型毒`品捅到警方面前的胡伟胜?”

江停双手交叠放在病床毛毯上,面对步步紧逼的质问没有一点反应,甚至语调都没改变分毫:“如果你还想纠缠那袋毒`品的问题,我说了,我只是想把它据为己有而已。”

病房的白炽灯管发出轻微嗡鸣,除此之外,只有两人的呼吸彼此喷在对方脸上。

严峫慢慢后仰,站直,仿佛刚才的咄咄逼人全不存在似的,突然说:

“前天早上,死者冯宇光的父母从北京来到建宁,去太平间认领了尸体。”

江停毫无反应。

Chapter 18 (第1/3页)

“脸?”严峫有些意外。

江停盯着他。

“……没有,当时太暗了,而且他手里有枪。”

“你完全没看清他长什么样?身高、体型,任何外貌特征?”

阅读破云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(www.22pq.com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

相关推荐